用“软证据”搞“硬指控”:美国霸凌讹诈全靠谎言

图片 2

用“软证据”搞“硬指控”:美国霸凌讹诈全靠谎言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日前刊发题为《美国在中国问题上的错误叙事》文章,作者为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亚洲公司前董事长斯蒂芬·罗奇。  他在文章中表示,美国政府为了证明其挑衅性贸易政策的正当性,正下大功夫对中国进行抹黑。  华盛顿对中国的攻击已经达到了全新的水平。斯蒂芬·罗奇表示,美国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现在在一个关键问题上达成了共识,这是两党难得达成一致的时刻。这个关键问题就是把所有困扰美国的东西都归咎于中国。痛批中国,这一做法具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广泛的吸引力。这种认为中国威胁“美国梦”的执念正造成严重后果,带来以牙还牙的关税、日益升级的安全威胁、新冷战的警报甚至一个崛起中的大国与现任全球霸主之间将爆发军事冲突的猜测。中美互信如今千疮百孔,出现互相猜忌、紧张和冲突的可能性很大。  痛批中国与其说是对真实外部威胁的反应,不如说是美国国内问题的产物。斯蒂芬·罗奇表示,有充分的理由认为,缺乏自信的美国受困于自身造成的宏观经济失衡,并担心自己退出全球领导地位所带来的后果,才接受了一套有关中国的错误叙事。  对此,斯蒂芬·罗奇在文章中作了如下分析:  首先,在贸易问题方面。2018年,美国对中国商品贸易逆差为4190亿美元,占美国庞大的8790亿美元总逆差的48%。这是争端的导火索,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口中所谓的造成就业流失与工资压力“大屠杀”的罪魁祸首。但特朗普及其他大多数美国政界人士不愿承认的是,2018年美国与102个国家存在贸易逆差。这反映了美国国内储蓄的严重不足,其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国会和总统草率批准的财政预算赤字。同时,也没有人承认是供应链扭曲问题——部件在其他国家生产,却在中国组装并发货。据估计,这使得美中贸易不平衡被夸大了35%至40%。更别提让美国消费者受益的基本宏观经济状况和全球生产平台效率的提高。相比之下,说中国是让美国变得再次伟大的主要障碍,显然要轻松得多。  其次,关于“窃取知识产权”问题。目前被普遍接受的“真相”是,中国每年从美国窃取价值数千亿美元的知识产权,从而给美国的创新能力造成致命打击。这一说法的消息源——所谓的美国“知识产权委员会”声称,2017年知识产权盗窃令美国经济遭受了2250亿美元至6000亿美元的损失。暂且不说这个估计的范围大得离谱,这些数字也只是基于可疑的“代理模型”所提供的脆弱证据。这种“代理模型”试图估算出通过毒品走私、腐败、职务欺诈和非法金融流动等不法活动窃取的商业机密的价值。中国盗窃知识产权的情况来自美国海关与边境巡逻部门的数据。美国海关与边境巡逻部门报告称,他们在2015年共查获价值13.5亿美元的假冒和盗版产品。美国用同样不可靠的模型在这个小数目的基础上推算出在美国全国范围内查获的盗版和假冒商品总估值,并将总估值的87%归咎于中国(内地占52%,香港占35%)。于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2018年3月发布的“301条款”报告中强调了这一点。该报告为对中国加征关税提供了基本理由:美国企业与中国合资企业伙伴之间存在强制技术转让。合资企业显然意味着双方共享人员、商业战略、运营平台和产品设计。但美国的指控是“强制”,这与一个假定密不可分,即精明老练的美国跨国企业蠢到将自身的核心专利技术拱手让给中方合作伙伴。  最后,关于“中国货币操纵”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美国一直担心中国刻意压低人民币价值以获取不公平竞争优势。但是,自2004年后期以来,以广义贸易加权计算的人民币实际升值超过50%。中国一度庞大的经常项目盈余几乎消失。然而,往昔在货币问题上的不满依然存在,并在当前的贸易谈判中备受瞩目。这只会让华盛顿的叙事错上加错。  总之,华盛顿在事实、分析和结论方面都十分轻率。现在的重点是,在指责他人时需要客观与诚实,尤其在当前美中冲突利益攸关的情况下。令人遗憾的是,盯着替罪羊显然比自我反省容易得多。(经济日报记者
廉 丹)(责任编辑:孙丹)

图片 1

——从斯蒂芬·罗奇的良心文章说起

独家专访丨斯蒂芬·罗奇:“强制技术转让说”缺乏证据,是质疑美企高管智商

中美经贸摩擦一年多来,双方打打谈谈,势越看越清,理越辩越明。

近日,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Stephen
S.Roach)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美国对全球102个经济体存在商品贸易逆差,其根本原因在于国内储蓄率过低,并造成投资失衡,“可惜,华盛顿的政客从未厘清过储蓄、预算赤字和贸易逆差之间的关系”。

美国毫无诚信、出尔反尔,挥舞关税大棒、实施极限施压,其贸易霸凌主义的面目,国际社会已看得一清二楚。为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美国不惜严重破坏国际贸易秩序,加深全球经济不确定性,极尽讹诈之能事。美国要在经贸摩擦中玩转如此“极限”手段,当然需要靠大量谎言做铺垫。这一点,瞒不过明眼人。

作为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罗奇有着多年在华工作经验。在他看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所谓中国存在“强制技术转让”的报告缺乏实质证据,甚至可以说是低估了在华海外企业多年的行商智慧。

用“软证据”搞“硬指控”:美国霸凌讹诈全靠谎言。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公司董事长、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不久前在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发表《美国在中国问题上的错误叙事》一文,就把美国政府的种种谎言和错误逻辑说得非常透彻。“华盛顿在事实、分析和结论方面都十分轻率。而美国民众在接受这种错误叙事时过于轻信。”

他呼吁,中美对话应当从市场准入、宏观经济结构调整、互联网安全和构建对话机制等四方面入手,打破僵局。罗奇认为,全球多边贸易体系的韧性远大于美国单方面施加的压力,全球供应链和价值链不以美国的意志为转移。

罗奇的文章发表于4月26日,当时美方就中美经贸磋商不断释放乐观信息。但后来的进展证明,那不过是美方玩的又一次极限施压前的障眼法,其后出尔反尔依然如故。罗奇先生显然也被障了眼,他在文中表述,“鉴于贸易协议显然很快就要达成,人们很容易认为这一切都会过去。”

图片 2

但罗奇对形势的判断力却未被一叶障目。他认为,美国国内对中国的不信任不会因为贸易协议的达成而消失——“这可能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中美之间的互信已经千疮百孔,达成一项肤浅的贸易协议丝毫不会改变这一点”。

对华贸易赤字源于美国国内储蓄率过低

树欲静而风不止。对于主张不冲突不对抗,推动建设新型大国关系的中国来说,互信互利,合作共赢才是正道。但在美国国内,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却“难得”地就一个关键问题达成了共识——把所有困扰美国的东西都归咎于中国。“痛批中国,这一做法具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广泛的吸引力”。

第一财经:特朗普多次宣称要降低对华贸易赤字。事实上,美国同包括中国在内的100多个经济体,在过去许多年间一直存在贸易逆差。赤字也并没有阻碍美国经济增长,您认为减少贸易赤字的必要性何在?

然而,从罗奇的文章里,人们不难发现,美国用来痛批中国的“猛料”,细看来却全是基于错误计算和双重标准的不实之词。

斯蒂芬•罗奇:遗憾的是,包括特朗普及其前任,以及国会议员们,都未曾从经济学角度正确理解贸易赤字。在经济学课堂上,我首先会讲授给学生的一个基本原理就是投资等于储蓄。过去30年,美国国民储蓄率持续走低,为保增长,美国不得不从海外“进口储蓄”。吸引资金的代价就是美国长期的经常账户赤字和多边贸易逆差。2018年,美国对全球102个经济体存在商品贸易逆差。

谎言一:贸易逆差都是中国的错。

可以说,对华贸易逆差问题只是美国多边贸易逆差和储蓄率萎靡问题的一种呈现形式。如果不解决美国国内储蓄率过低的问题,对华加征关税只会增加企业成本,给美国消费者“增负”。多边问题不可能通过双边谈判来解决,这是行不通的。

2018年,美国同中国有着4190亿美元的商品贸易逆差。这在美国总体879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中占48%。在罗奇看来,这是美方在争论中的“避雷针”,是美国领导人所谓的造成工作流失和工资压力的“大屠杀”的罪魁祸首。

第一财经:您近期撰文提到,在里根总统上任仅三年时,美国国民储蓄率从7.8%降至3.7%,并认为储蓄率过低才是美国经济面临的更大问题。

罗奇指出,特朗普和其他大多数美国政界人士不愿承认的是,2018年美国同102个国家之间存在贸易逆差。“这反映了国内储蓄极度不足的问题。”而美国国内储蓄不足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国会和总统草率批准的预算赤字造成的。“也没有人承认供应链扭曲的问题。”这个问题起因于在其他国家制造投入品,但在中国装配并从中国发货。据估计,这个问题把美中贸易不平衡夸大了35%~40%。更别提让美国消费者受益的基本宏观经济状况和全球生产平台效率的提高。显然,把中国说成是“让美国再次变得伟大”的主要障碍要容易得多。

斯蒂芬•罗奇:里根总统时期实施的大幅减税,使储蓄率严重降低,并加大财政赤字。上世纪80年代初,对日贸易逆差占美国与各国逆差总额的42%。于是,美国开始打压日本,并将制造业就业流失等一系列问题统统归咎于日本。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