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边员:祖国边境线上流动的界碑

图片 2

图片 1

“尼亚孜·托乎提同志担任护边员两年来,忠于职守、勤奋敬业,被评为优秀护边员!”5月上旬,新疆乌什县亚曼苏乡召开护边员表彰大会,尼亚孜·托乎提被再次表彰为优秀护边员。

图片 2

近日,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边境管理支队组织民警和护边员采取步巡、马巡和车巡等方式,沿边境一线及山口要道进行巡逻,加强山口要道的人、车查缉力度,守护边境平安。

对于尼亚孜·托乎提受表彰,当地群众早已习以为常。这背后,有着一段祖孙四代接力守边防的佳话。这个家庭的第一代护边员叫居马。新中国成立后,乡里就开始选拔义务护边员,居马主动请缨成为一名光荣的护边员。白天,他赶着羊群一个又一个山头地跑,边放牧边观察;到了晚上,经常是找个山洞凑合住一晚。

由上至下依次为: 布茹玛汗·毛勒朵抚摸着界碑上“中国”两字,思绪万千。
卡德尔·卡斯姆与同伴在巡逻路上测量脚印,勘察边境情况。
马塔郎·木沙用柯汉两种语言在石头上描红已刻下的“中国”字样。
苏义尼·托合提组织护边员分队到边境巡逻。

图为民警和护边员在边境地区徒步巡逻。

一天傍晚,居马发现远处有一名男子朝边境缓慢移动,于是就骑马赶过去控制住了目标人物。经民警盘查核实,该男子本想偷越出境,没想到被逮了个正着。为表彰居马,乡政府给他奖励了一个热水茶壶。

“不穿军装却甘守边防,不是战士却一心戍边”——在祖国西部绵长的边境线上,有这样一支护边员队伍,他们被誉为流动的哨兵、有生命的界碑。前不久,新疆克孜勒苏军分区与地方政府部门联合对20名做出突出贡献的柯尔克孜族护边员进行表彰。近日,笔者走近其中几名护边员,了解他们的戍边故事。

芦胜磊摄

30余年光阴转瞬即逝,边防连的官兵换了一茬又一茬,而居马这位老兵却从未换过防。1985年,年事已高的他渐渐力不从心,思来想去,决定让儿子提来西·居马接过戍边的接力棒。提来西·居马谨记父亲的教诲,用心守护边防的一草一木。

当一名护边员,是一件荣耀的事情

《 人民日报 》( 2019年03月21日 19 版)

提来西·居马戍边期间,经常带着儿子托乎提·提来西一起牧马放羊。从小的耳濡目染,让托乎提·提来西暗下决心将来要成为一名护边员。1998年,托乎提·提来西终于如愿正式接任护边员,并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

在去冬古拉玛山口漫长的巡逻路上,有一座不挂牌、没有围墙的“特殊兵站”。巡逻归来的官兵都能在这座“特殊兵站”吃到女主人布茹玛汗做的可口饭菜,大家亲切地称她为“巡逻路上的妈妈”。

从那以后,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山里放牧护边。由于常年在山里风餐露宿,托乎提·提来西患上了关节炎、风湿病。这一切,托乎提·提来西的儿子尼亚孜·托乎提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去年,乡里在各重要山口和管控薄弱地段建立便民警务站,需要护边员轮流驻勤值守,尼亚孜·托乎提就主动报名申请当上了一名护边员。

每天清晨,和所有柯尔克孜主妇一样,布茹玛汗生起炉火,为家里准备早饭。吃过早饭后,她就揣上备好的干粮出门巡逻。上世纪60年代初,19岁的布茹玛汗便跟随丈夫来到中吉边境的冬古拉玛山口戍边守防,并成为新疆首批、唯一一名女性义务护边员。从那时起,独闯大山便成了她的家常便饭。

当上护边员后,尼亚孜·托乎提像父亲一样,每天坚持在边防线上巡逻放哨,配合边防官兵守防护边。轮休时间,他就采取骑马与乘摩托车的方式,对辖区重要山口和边境管控段进行不定时巡逻,先后上报10多条有价值信息,20多次阻止人畜靠近边境。边防连战士们说,尼亚孜·托乎提就是连队里没穿军装的士兵。

冬古拉玛山口海拔4200多米,山顶积雪常年不化,山间气候复杂多变,泥石流和暴雪时有发生。有一年7月,时任边防连连长胡红利带着7名战士到冬古拉玛山口巡逻。途中天气陡变,倾盆大雨瞬间泼了下来。经过8天巡逻的官兵又冷又饿,只好在老乡废弃的马厩里躲雨。到了后半夜,站岗的哨兵发现,有两名不明身份人员正向队伍靠近。大家立即警惕起来,当人影走近时,哨兵才认出是布茹玛汗和她的儿子。

原来,巡逻队伍临出发前,胡红利曾与布茹玛汗通过电话,按计划他们将于8天后到她家做客,一起庆祝“八一”建军节。这天下午,布茹玛汗准备好饭菜,可迟迟不见官兵的身影,便预料到官兵可能遇到意外,当即决定与儿子冒着大雨去找寻官兵,终于在凌晨时分找到筋疲力尽的战士。布茹玛汗心疼不已,赶忙拿出一直揣在怀里的馕一一递到大家手中。看着浑身泥水、白发上凝着冰碴儿的布茹玛汗,官兵感动不已。从此,她就成为边防战士心中的母亲。

布茹玛汗向笔者回忆到,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当时连队有一位浙江籍战士叫罗齐辉,在巡逻时双腿冻伤,情况十分紧急,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很可能会落下残疾。情急之下,战士们把罗齐辉抬到了她家附近的毡房,她妈妈二话没说,一把将罗齐辉的双脚拉到自己怀里暖着,还让家人宰杀了一只小山羊,取用新鲜的羊血为罗齐辉擦揉双腿,这种柯尔克孜族民间治疗冻伤的土法子最终保住了战士的双腿。布茹玛汗说:“我的母亲经常告诉我,我们和边防战士是一家人,一定要相互帮助。”她始终谨记母亲的教诲,长大后如愿成为一名护边员,而如今,她又将接力棒传递给了自己的儿子……

千里冰封边防线,风雪归来戍边人。56年的护边岁月里,布茹玛汗记不清救治过多少冻伤、摔伤的官兵。官兵平时巡逻到她家歇脚,她总是嘘寒问暖、跑前忙后,为大家烧一壶奶茶、送几双棉袜。

布茹玛汗总是说:“
在边境地区做一名护边员是一件荣耀家族的事情,能当上护边员,这辈子活得值了。”

我多一分努力,大家少一分危险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